港交所“抢人”:华图教育摘牌后奔H股 倒逼新三板改革?

  在新三板待了近4年时间,华图教育(原证券代码:830858)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华图教育摘牌的原因其实不难猜想,其在新三板时数次筹划上市,离开的原因也无非如此,问题可能只在于目的地是A股还是港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最新消息,华图教育拟赴港股上市,相关议案在3月1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审议。

  事实上,在2017年年中港交所宣布拟推出创新板后,市场上就有声音认为在优质公司资源上创新板和新三板将形成竞争。从华图教育举措来看,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

  据挖贝网了解,华图教育主要是为大学毕业生和相关从业人员提供各类招录考试的考前培训,内容涵盖国家党政机关公务人员招录考试、公务员公选遴选考试、事业单位招录考试等各类考试的考前培训,并为上述在职人员提供继续教育、在职培训、管理咨询等服务。其业务中,最广为人知的应该就是公务员考前培训。

  由于进入早,扩张快,公考培训这块大蛋糕几乎就只由公考的两大巨头华图教育和中公教育两家企业平分。两家企业布局有多广,从华图教育披露的信息可见一斑。据华图教育2017年半年报披露,其拥有遍布全国的分子公司近400余家,覆盖全国所有省会城市、绝大部分地级市和部分重点县区。

  公务员报考近年热度丝毫不见减少,仍然是很多地区的最佳从业选择。热度体现在华图教育的业绩上,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近几年均实现大幅增长。挖贝新三板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华图教育营业收入分别为11.55亿元、13.59亿元、19.2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5亿元、2.12亿元、3.57亿元。仅2017年上半年,华图教育的营业收入即已达到11.57亿元、净利润2.65亿元。在发布2017年上半年财报的新三板教育公司中,华图教育净利润位居榜首,并与其后的亿童文教(430223)等公司拉开巨大差距,是亿童文教5798.5万元净利润的4.56倍,接近教育行业净利润TOP10中后8家公司净利润之和。

  有高成长、高业绩背书,华图教育在新三板融资十分顺利。2016年2月22日,华图教育以24.39元/股的价格成功募资1.8亿元,2016年11月10日,再以72元/股的价格成功募资7亿元。

  估值方面也是水涨船高。2015年7月15日华图教育首次在新三板交易,市值为27.58亿元。到今年2月13日华图教育正式从新三板摘牌时,其市值为131.68亿元。

  在登陆新三板前后,华图教育一直在为A股远方奋斗,即便在新三板发展算得上顺风顺水,但华图教育上市的信念毫不动摇。

  然而,现实比较残酷。虽然业绩不错,甚至超过了不少A股公司,但华图教育的上市之路一直不是很顺遂。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2012年,华图教育首次启动IPO,但由于IPO停闸,最终不了了之。华图教育也在2014年7月24日正式登陆新三板。

  2015年4月9日,华图教育宣布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即,新都退)拟向公司全体股东发行股份购买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这是华图教育筹划的第1次借壳上市。但在2015年5月21日,新都退被暂停上市,也宣告了华图教育第2次上市计划彻底失败。

  2017年2月10日,华图教育公告称,扬子新材(002652)拟换股吸收合并华图教育,且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易定宏已与扬子新材实际控制人签订了重组意向性协议。不过,因业绩补偿未能达成一致,扬子新材宣布终止重组。华图教育第3次上市计划败北。

  3战3败。借壳上市似乎很难成功。华图教育遂启动第4次上市计划,这次华图教育决定亲身上阵。2017年6月16日,华图教育宣布完成上市辅导备案登记,不过之后并无进展。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5月8日,华图教育宣布实际控制人易定宏筹划的借壳扬子新材的事项终止,但公司本身筹划的重大事项仍在进行中,因此继续停牌。不排除华图教育为上市做了两手准备。

  如今看来,在IPO审核趋严的形势下,被A股伤透心的华图教育终是选择了放弃,转道中国香港市场。

  事实上,据挖贝网了解,类似华图教育这样为了上市提前从新三板摘牌的并非孤例。一些拟IPO公司为了在排队期间尽量减少公众对公司的关注,或防范因不同市场间信披政策差异导致的风险,往往选择“孤注一掷”,早早摘牌再做打算。如,韩都电商(838711),其从2017年12月5日开始接受上市辅导,2018年2月28日即宣布拟申请摘牌,原因就在于筹划IPO的需要。

  据方案,创新板分为创新主板及创新初板,根据每个板块的不同风险水平将设定相应的股东保障标准。创新主板将对散户开放,因此会采取与主板相似的监管方针。创新初板将只对专业投资者开放,因此上市要求会“比较宽松”。为了确保市场质素,创新板两个板块均设快速除牌机制。

  当时多家研究机构表示,创新板在职能上与新三板市场有所重叠,两者在上市资源方面存在竞争关系。

  虽之后港交所表示将不设立创新板,但同时表态将在《主板规则》新增两个章节,以纳入更多类型的上市公司。

  改革紧锣密鼓的进行,近日港交所就接受同股不同权公司、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等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的相关制度安排情况,再次咨询市场意见。

  2017年以来,新三板市场陷入低迷,加之IPO审核加速,两相作用下加速了优质公司的流出,同时少有优质公司进入,这对于新三板市场建设无疑是重大不利因素。市场上关于改革的呼声不断。

  如今,港交所改革,一定程度上或也将加速优质公司的撤离。在优质公司的吸引和留存上,新三板或许需要尽快落地相关方案。

  可喜的是,在1月31日第二届中国新三板发展论坛上,全国股转公司公司业务部总监孙立表态,将推动对外开放和合作,实现挂牌公司在新三板和境外交易所两地同时挂牌上市。这一表态也被市场理解为积极信号,即企业并不用摘牌再去港交所挂牌,新三板+H股在未来或具有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