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三星电子厂被裁撤三百余人遣散费超2000万元

  记者了解到,绝大多数员工已于4月18日签署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6位高管返韩。4月19日晚间,深圳三星电子通讯副总经理杜长喜在该公司的员工微信群中的对话无疑说明了该公司的遣散。

  此外,记者获悉,为了保证之前订单业务的收尾工作,深圳三星电子通信采取了反聘措施,直至完成所在岗位的收尾工作;业务收尾工作的最后日期为5月30,自6月1日起开始进行处理资产、工商信息变更撤销公司等相关程序。

  上述律师认为,按《劳动合同法》关于解除合同的规定,企业应当按照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年限每年支付一个月本人工资经济补偿金,满半年不满一年的按一年支付,不满半年的按半年支付。并且,还应当提前30天书面通知或者额外支付一个月工资代通知金。

  而深圳三星电子通讯的“遣散”员工并不符合法律规定,有打法律擦边球的嫌疑。

  根据爆料人提供的信息,本次三星遣散的员工主要是技术工人,协商时间较短,且赔偿方案一刀切;而实际情况是,在进行赔偿时,企业需要充分考虑技术工种的招工期、利益分配等问题。

  此外,有科技行业资深人士认为,中国市场曾以庞大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巨大的消费市场、不断提升的制造业技术能力、以及相对成熟的基础设施,吸引了包括三星在内的很多外资巨头。而深圳三星电子通信的所有员工遭遣散可能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一是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苹果、

  等竞争对手不断壮大,制造业利润和回报急剧下降,同时市场份额压缩,而东南亚和

  等国家的劳动力成本相对更低;二是在中国实体经济大环境下,工业用地、税负资源成本都在上升,导致利润率很低;三是三星的业务调整,而这很可能源于业务转移。

  “据我了解,三星近两年对入职员工数量有严格把控,其中天津手机、苏州SSL等公司已经多年只出不进”,该中层员工向蓝鲸TMT记者如是表示,“我们作为员工,已经感受到三星的业务在发生迁移。”

  三星裁员的信息并不是扑风捉影。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近年来,尤其是2017年的继临阵换帅之后,曾有消息称中国三星电子将撤销七大支社,内部机构将进行重大变革;改编之后,七大支社将变为26个办事处,常务、次长、副总等级别的领导变为各办事处负责人,同时裁员也在进行中。

  那么,内部机构的变革一旦成行,是否也意味着三星在中国的业务布局重点也会发生迁移?

  三星电子的2017年财报显示,营收为239.58万亿韩元,同比增长19%;净利润为53.7万亿韩元,同比增长83%;而消费类家电和移动通讯业务下跌,增收主要系存储和OLED业务板块的提振;存储类和显示屏业务营收相较2016年Q4营收分别增加54%、51%,已超过三星季度总营收的一半。

  4月26日公布的三星电子2018年Q1报显示,因市场对内存芯片的需求,半导体业务占大部分利润,芯片业务占总利润近75%,智能手机使用的OLED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财报数据已经“释放”信号,三星的营收和运营重点正由消费类产品逐渐转型成为原材料的供给。

  曾有三星中国的高层向蓝鲸TMT透露,三星将持续扩大投资,继续扎根在中国业务;外界仅仅认为手机业务的“不景气”会对三星产生巨大打击的想法是不明智的,因为三星现在发展重点产生了一定程度的侧重,存储类和OLED类业务尤其值得关注。

  有媒体报道称,为争取更多订单,三星计划斥资54亿美元在韩国器兴区和华城工厂引进新设备,加强自身半导体代工竞争力;面板领域也需要斥重资布局更大规模的厂房加大产能,以应对行业需求。

  也有行业人士认为,三星布局中国市场沿袭在韩国的战略思路,不是做单纯的投资,而是进行上下游全产业链的延伸。未来,三星的投资布局或许更侧重于向产业上游延伸,抢占产业链利润最丰厚的顶端。

  之前在中国市场,三星最为人熟知的是手机业务,其次是家电业务。继2016年的“爆炸门”以来,三星手机的市场份额便一路下跌。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数据显示,三星在2017年第四季度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已由20%降至0.8%。据GFK数据显示,三星2017年在中国合计销量为1107万台,市场份额仅占2%。

  在一位长期对接三星手机的资深媒体人看来,三星是横向一体化的产业链布局结构,对于芯片、内存、屏幕面板等手机制造的关键元器件都有完善的布局。他认为,三星目前有四个方面值得关注,一是用户定位越来越模糊,二是产品创新疲乏,三是内部管理看似有条、实则混乱,四是三星整个品牌的业务重点正在转移。

  前述业内人士表示,三星在电子产品领域处于产业链最顶端,订单量巨大,给供应商的利润空间超过国内品牌,这也是其成为在华投资最高外企的重要原因。中国人力成本增长或许是本次员工遣散的直接原因,而在业务布局中,腹背受敌的三星,可能不得不考虑另谋他路。

  我司是最具专业的UV转印设备厂商,是三星的一级设备供应商,从2012年开始为大型的玻璃盖板厂商销售设备和提供了整体生产工艺和方案。都是自产自销没有代理,以优惠的价格服务于客户。

  设备1) GDF方式: Glass Deco Film(OCA 菲林防爆膜上面做UV转印/拉丝)设备2)GDM方式:Glass Direct Mold (玻璃上面直接做UV转印/拉丝)设备3)指纹等各种芯片上的 UV Coating(GDM方式)设备4)热转印机(印刷菲林转印):用于芯片(电路板)上的菲林转印

  现有客户有: 蓝思、伯恩、维达力、欧菲光 、LGD、ichia、越南三星、星驰光电、合力泰、瑞声、 JDI、SSNT、S`R、 CICT.MC NEX 、贵州星瑞安、聚龙高科、正峰印刷、Y&S、LG、JUNE、YCT、LG、

  我司是最具专业的UV转印设备厂商,是三星的一级设备供应商,从2012年开始为大型的玻璃盖板厂商销售设备和提供了整体生产工艺和方案。都是自产自销没有代理,以优惠的价格服务于客户。

  设备1) GDF方式: Glass Deco Film(OCA 菲林防爆膜上面做UV转印/拉丝)设备2)GDM方式:Glass Direct Mold (玻璃上面直接做UV转印/拉丝)设备3)指纹等各种芯片上的 UV Coating(GDM方式)设备4)热转印机(印刷菲林转印):用于芯片(电路板)上的菲林转印

  现有客户有: 蓝思、伯恩、维达力、欧菲光 、LGD、ichia、越南三星、星驰光电、合力泰、瑞声、 JDI、SSNT、S`R、 CICT.MC NEX 、贵州星瑞安、聚龙高科、正峰印刷、Y&S、LG、JUNE、YCT、LG、

  我司是最具专业的UV转印设备厂商,是三星的一级设备供应商,从2012年开始为大型的玻璃盖板厂商销售设备和提供了整体生产工艺和方案。都是自产自销没有代理,以优惠的价格服务于客户。

  设备1) GDF方式: Glass Deco Film(OCA 菲林防爆膜上面做UV转印/拉丝)设备2)GDM方式:Glass Direct Mold (玻璃上面直接做UV转印/拉丝)设备3)指纹等各种芯片上的 UV Coating(GDM方式)设备4)热转印机(印刷菲林转印):用于芯片(电路板)上的菲林转印

  现有客户有: 蓝思、伯恩、维达力、欧菲光 、LGD、ichia、越南三星、星驰光电、合力泰、瑞声、 JDI、SSNT、S`R、 CICT.MC NEX 、贵州星瑞安、聚龙高科、正峰印刷、Y&S、LG、JUNE、YCT、LG、

  我司是最具专业的UV转印设备厂商,是三星的一级设备供应商,从2012年开始为大型的玻璃盖板厂商销售设备和提供了整体生产工艺和方案。都是自产自销没有代理,以优惠的价格服务于客户。

  设备1) GDF方式: Glass Deco Film(OCA 菲林防爆膜上面做UV转印/拉丝)设备2)GDM方式:Glass Direct Mold (玻璃上面直接做UV转印/拉丝)设备3)指纹等各种芯片上的 UV Coating(GDM方式)设备4)热转印机(印刷菲林转印):用于芯片(电路板)上的菲林转印

  现有客户有: 蓝思、伯恩、维达力、欧菲光 、LGD、ichia、越南三星、星驰光电、合力泰、瑞声、 JDI、SSNT、S`R、 CICT.MC NEX 、贵州星瑞安、聚龙高科、正峰印刷、Y&S、LG、JUNE、YCT、LG、

  我司提供3D盖板喷涂曝光显影系统解决方案,可广泛应用于手机盖板视窗、后盖、AG纹理、车载等3D玻璃产品上。已获得多个品牌终端认同,并已有多款终端产品量产上市。我司的系统解决方案包括3D产品的喷涂曝光显影整线设备及相应油墨光阻的技术支持。

  我司提供3D盖板喷涂曝光显影系统解决方案,可广泛应用于手机盖板视窗、后盖、AG纹理、车载等3D玻璃产品上。已获得多个品牌终端认同,并已有多款终端产品量产上市。我司的系统解决方案包括3D产品的喷涂曝光显影整线设备及相应油墨光阻的技术支持。

  我司提供3D盖板喷涂曝光显影系统解决方案,可广泛应用于手机盖板视窗、后盖、AG纹理、车载等3D玻璃产品上。已获得多个品牌终端认同,并已有多款终端产品量产上市。我司的系统解决方案包括3D产品的喷涂曝光显影整线设备及相应油墨光阻的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