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人民日报三问区块链;深圳P2P加速谢幕

  近日央行消息,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涉及的规章、规范性文件清理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17〕40号)要求,中国人民银行对2017年12月31日前发布的规范性文件进行了清理。央行决定:一、废止《关于对进口黄金及其制品加强管理的通知》(银发〔1988〕363号)等35件规范性文件。二、中国人民银行现行有效的主要规范性文件共386件。(央行)

  2月24日,2018年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扩大会议)在京召开。会议认为,当前非法集资高发蔓延势头有所遏制,但案件总量仍居高位,东部沿海地区和中西部人口大省等地区案件集中,类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批发零售、房地产、涉农合作组织等重点领域风险突出,非法集资方式、手段不断翻新,形势依然严峻。(21世纪经济报道)

  近日,湖南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发布贯彻执行《湖南省企业失信行为联合惩戒暂行办法》的实施细则(试行)(以下简称《实施细则》),旨在惩戒失信行为,加快推进湖南地方金融行业信用体系建设。《实施细则》明确,一年内出现了有1条及以上警示信用信息、有3条及以上提示信用信息的、被列入典型失信案件名单并被公开予以曝光等6种情形的失信企业,应列入黑名单。对被列入失信黑名单的企业,作为日常重点监控和监督检查对象,将得到相应处罚。(三湘都市报)

  截至目前,深交所目前已对17家涉及区块链概念的相关公司采取了问询、关注和要求停牌核查等监管措施。此外,目前以区块链概念搞的虚拟币类传销平台已超3000家,且涉及的犯罪金额很大。(币世界)

  人民日报三问区块链:目前还不太成熟,要警惕概念炒作。2月26日,《人民日报》刊发了区块链署名评论文章三问区块链:1、什么是区块链?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数据库,没有中心,数据存储的每个节点都会同步复制整个账本,信息透明难以篡。2、区块链有什么用?能解决金融、公益、监管、打假等很多领域的痛点难点,但有不少适用条件。3、区块链会成新风口吗?技术目前还不太成熟,要警惕概念炒作,特别要区分是技术创新还是集资创新,不能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格隆汇)

  深圳P2P加速谢幕,本月已有25家平台出状况。春节前后,深圳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政策虽然暂时风平浪静,但底下依然暗流涌动。南都记者通过第三方数据平台网贷天眼的数据进行梳理、甄别与分析发现,2月份至今,注册地位于深圳的“问题平台”达到了25家,涉及了失联、停业、清盘、提现困难、转型等情况,春节前后相对集中。记者注意到,其中大多数症状是“平台暂时失联”,出现了官网打不开、网站属性变脸、办公电话无人接等情况。(南方都市报)

  @某分析师:深圳的互金整治办要求,P2P企业应当于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违规存量业务的化解,相应存量业务没有化解完成的P2P企业不予备案登记。

  2月25日,记者从两江新区了解到,落户江北嘴的重庆首家全国性金融要素平台--中保保险资产登记交易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保保险”)目前已经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有望在今年上半年正式开业。据介绍,中保保险的经营范围为保险资金投融资对接提供相关服务;为保险金融产品的发行、登记、交易、质押融资、资金结算、信息披露等提供相关服务;经保监会及其他金融监管部门批准的有关业务。(重庆日报)

  @中保保险股东、江北嘴投资集团相关负责人:该平台一是可以撬动现在保险15万亿资产,二来可以为全国甚至‘一带一路’的发展提供更多的保险服务和保险资金支持,通过长江首尾两个重要城市的布局,来带动全国保险资产的盘活。

  近几年金融风险不停地在不同领域游走,从股市、汇市到数字金融风险,此起彼伏。对此,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提出,目前金融风险可能已经不是局部的、单个领域的问题,而是有系统性的根源;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需要系统性的策略。(财新网)

  @黄益平认为,金稳委应该发挥政策统筹作用,包括统一标准、全覆盖、政策协调;如果“一行三会”的格局不变,建议金稳委以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和金融政策三个委员会为核心设立工作机制。

  蚂蚁金服技术实验室高级产品专家胡丹青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建议,监管部门应更主动地介入,区分是技术创新还是集资创新,鼓励政府组织、有公信力的专家、行业参与者共同帮助公众辨识,全面遏制区块链名义下的集资创新,让ICO实际控制人必须为集资行为承担责任。他还表示:“判断是技术创新还是集资创新的依据其实很清楚,即是否以信任为始,是否通过解决信任问题创造了实际价值。”(币世界)

  刘士余受国务院委托,现对《关于延长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期限的决定(草案)》作说明。(中国人大网)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士余称:从外部环境看,欧美发达国家相关金融市场积累了一定泡沫和风险,已经有调整的征兆,给我国实施注册制改革时间窗口的选择带来不确定性。为了使继续稳步推进和适时实施注册制改革于法有据,保持工作的连续性,避免市场产生疑虑和误读,并为修订证券法进一步积累实践经验,有必要延长《授权决定》的实施期限。经认真研究评估,建议《授权决定》实施期限延长二年至2020年2月29日。